萌出病娇

一个接盗笔重启十七章刘丧偷拍事件的脑洞

从看到这章时就想这么干了!!!

“老子的男人,凭什么给你拍?”邪帝放下老脸宣示主权(bushi)的场景一定超帅!!

一个脑洞,大家看看就好啦

前面是复制粘贴三胖原文的,从第四段后开始是我瞎bb

以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胖子看到刘丧偷拍,立即恼羞成怒,指着他就骂:“拿来,拿来!”刘丧把手机护在怀里,一边躲一边冷冷的说:“被拍的人没说话,关你屁事。”胖子过去抢,二叔埋汰的看了胖子一眼,骂道:“再闹就下车!”胖子缩回去,在车后往我耳边轻声说,“这哥们肯定是你二叔私生子。”二叔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胖子,胖子把脸转过去。

刘丧偷偷转头又看了闷油瓶一眼,闷油瓶看着窗外,胖子抓住闷油瓶的连帽衫给他戴上,遮住了他的脸。

刘丧眯起眼睛看了看胖子,胖子把鞋一脱,一脚踩在刘丧的椅背上,做了个去你妈的的手势,刘丧冷笑坐回去,车里的气氛一下非常尴尬。

于是一路无话,那傻逼不停的偷拍,我一开始还能忍,慢慢的,我也有点忍不了,他只要一拍我就踹前座的椅背,他渐渐老实了点儿,但仍时不时偷偷往后瞄。

妈的,这是当老子死了么。

在那傻逼不知道第多少次举着手机对准闷油瓶的时候,我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
“小哥,看我。”我对闷油瓶说。

他闻言转过来,脸上仍是波澜不惊的标配闷油瓶脸▼_▼。

我勾了勾嘴角,一把扯过闷油瓶的衣领,把他拽向我,没轻没重地凑吻了上去。他眼中少见的出现了可以说是惊奇的神色,我伸出舌尖在他有些干涩的唇上点了下,但也只是晃了晃神的工夫,他轻轻在我嘴唇上咬了一口。

然后我听见了胖子一波三折的叹息,嘴里嘟嘟哝哝着什么“大了留不住...”“有伤风化”的碎碎念————以及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我如愿以偿地放开闷油瓶,他脸上有些发红,我也学着他换上波澜不惊的冷漠脸,冷冷地扫了眼某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后恢复了之前的坐姿,默默拿出手机低头刷朋友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来么,有一天我们在泡脚的时候,原本安安静静低头刷朋友圈的胖子突然咯咯咯笑起来,边笑还边摇头。我问他,他高深莫测地买了个关子,暴力胁迫下转给我几张图片。

前几张还算清晰,正是那天在车上刘丧从前座偷拍,闷油瓶看着窗外的照片。后来几张那傻逼的脸也出现在画面里,左手拇指与食指比着桃心,一脸傻逼兮兮的笑着。然后是我扯过闷油瓶,和他短暂的亲吻,但照片上只能看到我的侧脸,闷油瓶被连帽衫的帽子挡住了。再往下便是模糊得人畜不分了,照片上只有两个虚晃晃的影子贴在一起。然后镜头已经朝下了,我甚至能艰难地认出胖子的鞋子。再往后便是一片黑,连着翻几张都是黑的。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连着发几张黑屏。

胖子说刘丧那傻小子被我们吓得不轻,现在可能还在经历艰难的三观重塑时期。

“艰难个屁。”我头也不抬地回他。敢自称是闷油瓶粉丝的人会不知道我们的关系?
开玩笑。多半是没料到自己能有幸目击现场。

管他呢。